一位老爸给儿子的信

 

alt

 

这是多年前读到的一篇文章,给了我很多启发,心头一直惦念着推荐给儿子看。嗯,时候到了。作者都市放牛也是我一直喜欢的写字人。好人好文一起推荐给大家吧。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eb715901000ayw.html

都市放牛给儿子的信:

儿子: 

今天是教师节,我首先要让你学会感恩。一个人可以忽略所有世俗的品德,但是不能没有一颗感恩的心。同时我希望你能懂得感恩。感恩不是给老师送红包,而是懂得用自己真诚的心去温暖老师,比如在这个明媚而忧伤的秋天,你有没有给老师递上一张自己亲手制作的卡片,来祝福老师的节日呢。

 如果没有,你也不要自责和惊慌,这不能代表你的木讷,相反说明你的纯净,纯净得懒于世故。但是我要教会你世故。你长大了,今年已经十六岁了,从一个县中考进了省城的中学,你要面对的不应该仅仅是学习教材,还有即将影响你一生的其他。

你还记得吗?去年暑假一个夏天的夜晚,你和我一起收看了《鲁豫有约》对我的专访,老爸对鲁豫阿姨说起了还债的辛酸,以及写文章找不到灵感时,深夜跑到紫金山上去长啸的片段。看完后你说,老爸,我要是不认识你,一定会被感动得泪流满面。老爸当时掩饰地对你说,做电视嘛,就要学会装。其实,那是老爸对你的一种世故,我在电视上讲的那些片段都是真实的,只是怕在你幼小的心灵里,对我狼狈不堪的生活状态失去信任。每个父亲在儿子面前都有一张名片,这张名片上的头衔写着坚强。

其实老爸并不是个坚强的父亲。儿子,你生下来第十六天的时候,你得了一种“焐热综合症”,那时我们住在乡下的小镇,镇医院的医生给你全身用酒精散热,接了氧气袋立刻往市医院赶。刚来换班的医生翻了翻你的眼皮,说,这个小孩没用了。你知道吗?那时老爸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老爸立刻打电话给报社的同事,让她在医院儿科的丈夫想办法。那一天,你的小命终于保住了。多年以后,老爸跟你回忆的时候,总是慨叹古人用字的神奇,一个夺眶而出的“夺”字,穷尽了多少有情人的泪水。

那是你生命中的第十六天,现在是你生命中的第十六年。儿子,我要开始回忆了。你可能非常反感我的喋喋不休,一如我少年时代反感我父亲用回忆来教育我上进。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回忆是每一个父亲千篇一律的手法,上一辈的回忆,不是说明他们老了,而是他们需要用回忆来论证自己的命题。当然,很多父亲的回忆里夹杂着虚构的成份来自圆其说,那是一个父亲的狡猾,或者世故。我今天要教你的是世故,必须用最真实的心态来跟你交流。这从某种角度来说,其实也是我的一种世故。我说的这么玄机,可能你现在还不太明白。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所说的,都是来自我的内心。  (查看全文)


近则正之

                   

 

                  alt

 

朱伟,《三联生活周刊》主编。读朱伟的文字,像是听盘膝而坐的老友娓娓道来,总能让我有所感悟,褪去内心浮躁。http://t.sina.com.cn/imzhuwei 摘录几个片断:

又是大风催寒气,黄土逐日,飞尘漫天。想起古人说风师有二,一为箕伯,箕,二十八宿之一,它簸扬为风,现在盛土用簸箕,就是把簸扬之土扫回箕斗。箕子是违衰殷之运,披发佯狂的呐喊者。二是飞廉,是头有冠、身如鹿,灵敏神禽,他是殷纣身边左右逢源的谀臣。箕子与飞廉,恰是风怒又谄媚阴阳两性的写照。

阳奉阴违这个词,因为阳为奇数,正,只能奉为单;阴为偶数,背,只能相违背离为拆;因此,白昼只有一个,夜晚却一分为二,上半夜是今日,下半夜是明日,其实都是依附。偶是 (查看全文)


你把马化腾给我叫过来

 

 

最近给微博绑得紧实, 有些日子没看李承鹏了。今天,他力推这个能把化粗俗为神武的人,给力解气,笑暴我了。要转要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e7ba410100mqlu.html


他的思考

 

 

alt 

 

余华微博的几个思考片段,摘录在这里与你分享,更是为了方便自己慢慢品味。

什么是男人的力量?古罗马的雄辩家西塞罗这样赞美当时男人中最勇敢的猎人和拳斗士,他说:"猎人能在雪地里过夜,能忍受山上的烈日。拳斗士被铁皮手套击中时,连哼都不哼一声。"或者中国的荆柯刺秦王,出发时"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失败后则感叹"事之所以不成,乃欲以生劫之"… …

什么是女人的力量?公元十世纪日尔曼皇帝康拉德率部包围了仇敌巴伐利亚公爵的城堡,拒绝对方投降,欲置其于死地。不过康拉德皇帝允许被围困的妇女孩子徒步出城,允许妇女将 (查看全文)


不穿内裤的原因

 

 

             alt

转自袁腾飞日记:http://t.sina.com.cn/n/%E8%A2%81%E8%85%BE%E9%A3%9E%E6%97%A5%E8%AE%B0

据说是300年前,在苏格兰高地的一次保卫战中,苏格兰部队的一个军官突然下令,让士兵脱掉苏格兰短裙和内裤,只穿着衬衫向对方进攻。而此时,对方见此情况,以为他们都疯了,便调头而逃。从此,穿苏格兰裙不套内裤就被广为传开了。


你,看到了什么

 

 

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与菲利普亲王的钻石婚纪念日到来的时候,英国王室发布了一张他们的最新合影,除了岁月留下的痕迹,两人的姿态、神情与装扮居然与60年前的蜜月合影几乎毫无二致,令人不得不感慨这对王室模范夫妻的默契。

你,还看到了什么?

 

       alt

 

 

 

 


锅气

                            

 

 

                   alt

                        

一直以来我都不太明白一个问题:为什么在家吃飯感觉特别舒服?每每看到身边那些同志热衷“在外边儿吃”  的高涨热情,我总以为是因为我的年龄大了性情变了不爱外边吃饭的热闹劲儿,所以总不好意思跟大家说我更愿意呆家里吃飯。嘿嘿,今天看到了 黑脸吃八方的京城第一大吃货陈晓卿筒子的一篇文章,除了让我更加景仰这个对于吃有着高深文化的吃货,重要的是不仅解除了我在家吃还是在外边儿吃的困惑,还让我喜上眉梢了一把:喜欢在家吃原来是有文化滴。嗯,跟你们分享下:

“按照大众传播学的说法,两个人面对面的正常交流,应该在150公分以内,这种距离被确认为是安全的,大于这个距离被称作社交距离,它的私密性就大大减少了。所以,在 (查看全文)


毛病,一定要改

 


李承鹏,这人你一定晓得的吧?

嗯,我也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有次看到他在电视上侃侃而谈,我端起茶杯扭身就走。某人强烈要求我看看他的评论,我嗤之以鼻:“他就是个评论足球的大嘴巴,我才没兴趣。”其实,我心里还有句关键的话没有说出来:且,他又不帅。就这样,因为我一个错误的认识我这个资深网民和他那个网络红人这么些年就一直这么擦肩而过了。

昨晚看遍了我喜欢的冯唐、陈晓卿、老六、洪晃等等几个人的地盘,这几个懒鬼都有些日子没新东西出来了。百无聊奈,点开了小李筒子的博客新作《案情》,看得我欢喜得不得了。他的文字风趣简练辛辣,很符合我这个人浅层阅读的品位哦。  (查看全文)


与你分享

 

 

               alt

看到精彩,怎么不与你分享?转贴贴:

这是一次失败的地震。来自作家陈晓卿本周推荐,本周内,它亦以短信方式广为传播:“新西兰7.2级大地震竟然没人死亡,开不成表彰大会了,没那么多感人事迹了,拍不成电影了,捐不了款了,不能降半旗了,不用全国默哀了,更不能诈捐了,也没法创造生命奇迹了。关键是新西兰不能多难兴邦了……总结:这是一次失败的地震。” 这个新闻段子正话反说,以风凉话修辞宣泄内心无助与慨叹,敏锐老辣。

鲁迅大撤退。来自广州日报本周三报道。报道说,编剧刘毅本周发帖:“开学了,各地教材大换血”——刘师列举20多篇被“踢出去”的课文篇目,如《孔雀东南飞》、《药》、《阿Q正传》、《记念刘和珍君》、《雷雨》、《背影》、《狼牙山五壮士》、《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朱德的扁担》等。因其中涉及鲁迅作品多篇,刘毅称此次教材改版主题即“鲁迅大撤退”。教材开学临时改版也成为本周坊间热议话题之一。有关这一热议话题,本周四新京报的消息说,简单用“退出”概括教材调整的复杂暧昧有失确切和严谨。

一种可怕的美已经诞生。语出诗人朵渔,原文标题为“发展是个好东西吗”。朵师在文中质疑“发展”:“小时候我跟爷爷在牛棚里生活。那是真正的牛棚,有八头牛和两匹马,我爷爷是大队饲养员。那是一个手艺的世界……所有这些细节都已过去了,再也寻不回来。‘一种可怕的美已经诞生’,这几乎是一种无法选择的命运。随着工业品替代手工艺品,新的问题出现了——河流变黑了,鸟巢变少了,烟囱一座座竖起,田地一片片圈起,残垣断壁中,住着老人和孩子……我们成了失去传统的人,失去乡村的人。”

不能病不能死不能疯。语出作家章诒和。接受南都周刊专访,章师认为自己一生最大的财富是苦难:“外面越简单内心就越丰富……我在青春期没爱情,哪个男孩子敢理我啊?就不用想了,好好读书背诗写字,对一个年轻女孩子来说是很不幸的。接着就进了监狱十年,从26岁到36岁,关于饥饿关于疲劳关于肢体的痛苦关于一个人的尊严被当众撕下……你可以见到当年落后、野蛮到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程度,这是监狱所给我的,经历这一切你就会坚定起来,我不能病不能死不能疯。然后我所有的亲人不断地走了,等日子好了些发现剩我一个人了,那怎么活?写下来呗。”  (查看全文)


生活在一个不知道结局的困局中

alt

 

 

转贴  那五《猜不中结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正生活在一个不知道结局的困局中。以前你不知道给孩子吃的奶粉会导致肾结石,现在你不知道奶粉是不是含有某种激素,孩子吃了会不会过早发育”,“不知道房产证上写着你名字的房屋会在什么时被拆迁”,“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一场大暴雨,会带来洪水的泛滥成灾” 。

从弟子打人到作品被封,郭德纲事件的发展让人瞠目结舌。郭德纲猜不到他的结局,那些为郭德纲今日下场而幸灾乐祸的演艺圈同侪,就能确定自己明天的结局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都生活在一个不知道结局的困局中。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苦恼,小人物有小人物的苦恼。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的苦恼可能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参加下届总统选举。不过大选为时尚远,眼下他更为四处燃烧的森林大火而焦头烂额。8月9日,他批评一些森林管理部门负责人玩忽职守,在连发火灾情势最为严峻时刻仍耽于休假。
菅直人以布衣出身入主日本内阁,用中国人的老话来说,应该是平步青云了。但当了首相的菅直人也有烦恼,8月8日他与小学及中学同学共进午餐,餐桌上大吐苦水:“想去吃碗拉面都需要提前3小时办手续。已经没辙了。”
菅直人还有饭吃,英国约克公爵夫人莎拉则连吃饭都有问题了。她如今欠债金额已累积至五百万英镑,一名皇室财务顾问认为,她应申请破产。如果莎拉真的踏出这一步,将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申请破产的英国皇室成员。
郭德纲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不算小人物,这个“不大不小”的名人,现在大概走到了出道以来最苦恼的一段路。一周前,媒体刚刚披露郭德纲弟子暴打记者时,网友戏谑地将郭德纲称为“郭纲”,意为“缺德”。但之后事态的发展让人瞠目结舌:先是与其有旧怨的央视暗示郭德纲为“三俗”的代表,随后北京书店的郭德纲作品“被下架”,德云社也“被停业自查”。郭德纲原来是在走钢丝,现在一不小心掉下去,掉到“反三俗”的祭台上。
事情正在起变化。紫霞仙子说,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局。郭德纲也猜不到他的结局,那些为郭德纲今日下场而幸灾乐祸的演艺圈同侪,就能确定自己明天的结局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正生活在一个不知道结局的困局中。以前你不知道给孩子吃的奶粉会导致肾结石,现在你不知道奶粉是不是含有某种激素,孩子吃了会不会过早发育。我们只知道,武汉、北京出现了一些婴儿性早熟的病例,而这些婴儿恰好都食用了某品牌国产奶粉,婴儿性早熟与某品牌奶粉有关联吗?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房产证上写着你名字的房屋会在什么时被拆迁。虽说人生百年,房屋产权保护也有70年,但是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室的陈淮主任说了,未来20年中国一半以上住宅得拆了重建。建了拆,拆了建,GDP增长率保准天下无敌。
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一场大暴雨,会带来洪水的泛滥成灾,会造成舟曲泥石流的暴发。我只知道,这些年来的水土破坏,已使得大自然的调节能力越来越脆弱,你不知道大自然会选择在何时何地发起报复行动。